• <big id="us2748"><tt id="us2748"></tt><tr id="us2748"></tr><tr id="us2748"></tr><del id="us2748"></del></big><ul id="us2748"><select id="us2748"></select></ul>
          <abbr id="l5k4qh"><abbr id="l5k4qh"></abbr><bdo id="l5k4qh"></bdo></abbr><option id="l5k4qh"><thead id="l5k4qh"></thead><q id="l5k4qh"></q><acronym id="l5k4qh"></acronym></option><li id="l5k4qh"><label id="l5k4qh"></label><bdo id="l5k4qh"></bdo><ul id="l5k4qh"></ul><fieldset id="l5k4qh"></fieldset><fieldset id="l5k4qh"></fieldset></li><tt id="l5k4qh"><li id="l5k4qh"><dir id="l5k4qh"></dir><center id="l5k4qh"></center><tbody id="l5k4qh"></tbody><fieldset id="l5k4qh"></fieldset></li></tt>
            <noscript id="j9ftof"></noscript><small id="j9ftof"></small><small id="j9ftof"></small><ul id="j9ftof"></ul><select id="j9ftof"></s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8ttr4l"></code><u id="8ttr4l"></u><dl id="8ttr4l"></dl><em id="8ttr4l"></em><small id="8ttr4l"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8ttr4l"><th id="8ttr4l"></th><u id="8ttr4l"></u><center id="8ttr4l"></center></big><center id="8ttr4l"><acronym id="8ttr4l"></acronym><table id="8ttr4l"></table><del id="8ttr4l"></del></center><noscript id="8ttr4l"><strong id="8ttr4l"></strong><style id="8ttr4l"></style><dl id="8ttr4l"></dl><span id="8ttr4l"></span></noscrip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f2m7qk"><abbr id="f2m7qk"></abbr></label><li id="f2m7qk"><option id="f2m7qk"></option><select id="f2m7qk"></select></li><big id="f2m7qk"></big><label id="f2m7qk"><fieldset id="f2m7qk"></fieldset><noframes id="f2m7qk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>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買啥手機好|聲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以爲這世上最讓買啥手機好厭惡的是您,最唠叨的是您,最讓我難以接受的呼喊聲還是屬于您,可是如今再想聽聽這聲音,才發現它已經成了夢,永遠都無法實現的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孩呦,回家吃飯喽——”,一位阿姨從身邊經過,嘴裏叫嚷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聲音,很陌生,而這句話,卻一輩子都無法忘記。這是您經常對我說的話,對吧?爺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提時,每每放學,我都要去順路的同學家裏玩一會,這已經是我的習慣,而我的另一個習慣就是聽您在大街小巷裏狂喊著找我。盡管很討厭這種“張揚”,而我卻在你一次的呼喚中潛移默化的接受了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仍舊記得第一次去玩的時候,我並沒有和任何人打聲招呼就擅自做主隨著夥伴去了。因爲家裏生活條件並不是很好,沒有什麽所謂的電視更別說現在的電腦等等,所以就一路聽著同學的炫耀走進了他的家中,能夠看電視,在當時,對于我來說應該是最幸福的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面前的黑白電視,欣喜若狂的我激動地手舞足蹈,然而就在此時,耳邊傳來了漸近且十分熟悉的聲音,讓我本來饒有興致的心情頓時滋生出強烈的抵觸情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毛啊,毛啊?吃飯喽,在不?再不出來可就被你姐吃完啦。”這聲音對于當時想要大飽眼福的我,當然是十分刺耳的,便匆忙回了您一句:“我不吃了!”打發您趕快回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自己是在敷衍了事,肚子明明就很餓。但從未接觸過電視的我難以抵擋新鮮感的刺激,這種興奮無疑是戰勝了饑餓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事情似乎沒那麽順利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啊,回去吧,你奶奶回頭說你怎麽辦嘞?以後來看不行嗎?”聲音渾厚得幾乎覆蓋了電視機發出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後,接二連三的傳來,逐漸清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年少的無知與懵懂,最終我被您恐怖的勒令聲逼回了家,可心中總是還存有不舍與抱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後的日子裏,這些台詞早已“爛”在我的心裏,這個聲音早已將我的耳朵“磨”出雙繭,它唯一變化的就是聲音逐漸滄桑,逐漸無力,直至有一天,它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父親拖著低沉的嗓音告訴我,您不在了。一刹那,我呆住了,我終于體會到了它的短暫與珍貴。因爲到城裏上學的關系,本來就淡化的聲音,本來就不是很熟悉的聲音,本來就想回家多聽聽的聲音,在那天變得如此奢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您總是在放學後呼喚我乳名,那口氣即使很凶很凶,我也習慣了;還記得進城前您告訴我,讓我努力學習,將來好好孝順爸媽,耐心照顧奶奶,您當時的聲音是多麽的殷切,多麽溫和!可您怎麽就沒想到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?因爲您只懂得愛別人,不知道愛惜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爺爺,盡管您走了,但您對我的愛,我會永遠銘記在心,您的聲音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。即使它不會再像當初那樣渾厚,那麽有力了,可它依舊會保存在我的心中,如視珍寶,讓我深埋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嬌豔的外表,發不出芳香的氣味。我沒有高高在上,唯有默默無聞。我被陽光哺育著,被暴雨洗禮著。我,是一株小草!綠是我的膚色,小苗是我的臂膀。我的身軀雖然脆弱,但我十分堅強!即使我可以任人踩踏,但他們踐踏的卻只是我的軀體,絕不會侵進我的靈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多數人眼中,我是平庸的,我沒有花朵那樣的傲嬌,沒有大樹那般的挺拔,我只會是給它們陪襯的綠葉,配角。但我並不羨慕它們,他們會被喜愛它們的人摘割,但我不會。每當我看著它們流著淚看著自己的母親——根時,不免同情,有時,我真慶幸自己的平庸,不用擔驚受怕一覺醒來會去個陌生地方,我只會在我母親的懷抱裏永垂不朽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,暴風雨好像就要來了,它們凶惡的樣子不禁使我感到害怕,我擔心的望著母親,但它卻投給我堅定的眼神,我鼓起勇氣,昂起頭,挺起胸。爲了我能夠茁壯成長,也爲了母親對我的期望,我必須接受這些磨難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烏雲遮住了天空,周圍暗得如同黑洞般,只有天邊那一抹灰得慘白中透過一絲明亮。雷鳴一閃,瞬間火星四起,恍如白天,可不到下一秒便又陷入無盡的黑暗。冷風狂劣的嘶吼著,雨點猛烈的拍打在我的身上,使我痛得流出淚來。一切的一切都快讓我讓我無法承受,但我知道,自己必須堅強,我不能屈服認輸。看著媽媽對我的期望的眼神,我咬緊牙關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越刮越大,雨越下越重,猶如千斤錘般的直瀉下來!寒風已侵蝕了我的意志,已讓我分不清什麽是天,什麽是地。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,我努力微笑著,即使笑中含淚。我托起臂膀,敞開雙臂,傲然的擡起頭大聲喊道:“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在長達一夜的沖洗後,雨停了。太陽高高的挂在空中,陽光的溫暖猶使我懷念。這時,我突然欣喜的發現了自己的變化,我成熟了,也健拔了。甘甜的露珠點綴在我身上被陽光折射的越發透明,我已不再是稚嫩的綠芽,我的膚色已變爲翠綠,我長大了!最使我幸福的是媽媽對我的欣慰的眼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走過來一個小女孩,她拉著她媽媽的手說:“咦?你看!這棵小草長的多挺拔啊!”那位媽媽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孩子說:“是啊!你以後也要像這棵小草學習,它能在這麽磅礴的雨中還能如此頑強的生長,這是種多麽珍貴的品質,這種品質是值得我們敬佩的!”“嗯”小女孩點頭答應道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那對母女漸行漸遠的背影,我轉頭微笑著望著蔚藍的天空,空氣中凝結著一股芳草的清香,那是我成熟後的體香。陽光依然溫暖,一切如舊,但我卻變了原本的模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株平庸的小草,我在平庸中創造奇迹,在平庸中頑強拼搏,我不受人關注,但我是快樂的,在快樂中我萬古長青,在堅強中唱著一首屬于我的歌謠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不寂寞從不煩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看我的夥伴遍及天涯海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風呀春風你把我吹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呀陽光你把我照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地呀母親把買啥手機好緊緊擁抱……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以爲這世上最讓買啥手機好厭惡的是您,最唠叨的是您,最讓我難以接受的呼喊聲還是屬于您,可是如今再想聽聽這聲音,才發現它已經成了夢,永遠都無法實現的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孩呦,回家吃飯喽——”,一位阿姨從身邊經過,嘴裏叫嚷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聲音,很陌生,而這句話,卻一輩子都無法忘記。這是您經常對我說的話,對吧?爺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提時,每每放學,我都要去順路的同學家裏玩一會,這已經是我的習慣,而我的另一個習慣就是聽您在大街小巷裏狂喊著找我。盡管很討厭這種“張揚”,而我卻在你一次的呼喚中潛移默化的接受了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仍舊記得第一次去玩的時候,我並沒有和任何人打聲招呼就擅自做主隨著夥伴去了。因爲家裏生活條件並不是很好,沒有什麽所謂的電視更別說現在的電腦等等,所以就一路聽著同學的炫耀走進了他的家中,能夠看電視,在當時,對于我來說應該是最幸福的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面前的黑白電視,欣喜若狂的我激動地手舞足蹈,然而就在此時,耳邊傳來了漸近且十分熟悉的聲音,讓我本來饒有興致的心情頓時滋生出強烈的抵觸情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毛啊,毛啊?吃飯喽,在不?再不出來可就被你姐吃完啦。”這聲音對于當時想要大飽眼福的我,當然是十分刺耳的,便匆忙回了您一句:“我不吃了!”打發您趕快回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自己是在敷衍了事,肚子明明就很餓。但從未接觸過電視的我難以抵擋新鮮感的刺激,這種興奮無疑是戰勝了饑餓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事情似乎沒那麽順利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啊,回去吧,你奶奶回頭說你怎麽辦嘞?以後來看不行嗎?”聲音渾厚得幾乎覆蓋了電視機發出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後,接二連三的傳來,逐漸清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年少的無知與懵懂,最終我被您恐怖的勒令聲逼回了家,可心中總是還存有不舍與抱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後的日子裏,這些台詞早已“爛”在我的心裏,這個聲音早已將我的耳朵“磨”出雙繭,它唯一變化的就是聲音逐漸滄桑,逐漸無力,直至有一天,它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父親拖著低沉的嗓音告訴我,您不在了。一刹那,我呆住了,我終于體會到了它的短暫與珍貴。因爲到城裏上學的關系,本來就淡化的聲音,本來就不是很熟悉的聲音,本來就想回家多聽聽的聲音,在那天變得如此奢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您總是在放學後呼喚我乳名,那口氣即使很凶很凶,我也習慣了;還記得進城前您告訴我,讓我努力學習,將來好好孝順爸媽,耐心照顧奶奶,您當時的聲音是多麽的殷切,多麽溫和!可您怎麽就沒想到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?因爲您只懂得愛別人,不知道愛惜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爺爺,盡管您走了,但您對我的愛,我會永遠銘記在心,您的聲音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。即使它不會再像當初那樣渾厚,那麽有力了,可它依舊會保存在我的心中,如視珍寶,讓我深埋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嬌豔的外表,發不出芳香的氣味。我沒有高高在上,唯有默默無聞。我被陽光哺育著,被暴雨洗禮著。我,是一株小草!綠是我的膚色,小苗是我的臂膀。我的身軀雖然脆弱,但我十分堅強!即使我可以任人踩踏,但他們踐踏的卻只是我的軀體,絕不會侵進我的靈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多數人眼中,我是平庸的,我沒有花朵那樣的傲嬌,沒有大樹那般的挺拔,我只會是給它們陪襯的綠葉,配角。但我並不羨慕它們,他們會被喜愛它們的人摘割,但我不會。每當我看著它們流著淚看著自己的母親——根時,不免同情,有時,我真慶幸自己的平庸,不用擔驚受怕一覺醒來會去個陌生地方,我只會在我母親的懷抱裏永垂不朽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,暴風雨好像就要來了,它們凶惡的樣子不禁使我感到害怕,我擔心的望著母親,但它卻投給我堅定的眼神,我鼓起勇氣,昂起頭,挺起胸。爲了我能夠茁壯成長,也爲了母親對我的期望,我必須接受這些磨難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烏雲遮住了天空,周圍暗得如同黑洞般,只有天邊那一抹灰得慘白中透過一絲明亮。雷鳴一閃,瞬間火星四起,恍如白天,可不到下一秒便又陷入無盡的黑暗。冷風狂劣的嘶吼著,雨點猛烈的拍打在我的身上,使我痛得流出淚來。一切的一切都快讓我讓我無法承受,但我知道,自己必須堅強,我不能屈服認輸。看著媽媽對我的期望的眼神,我咬緊牙關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越刮越大,雨越下越重,猶如千斤錘般的直瀉下來!寒風已侵蝕了我的意志,已讓我分不清什麽是天,什麽是地。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,我努力微笑著,即使笑中含淚。我托起臂膀,敞開雙臂,傲然的擡起頭大聲喊道:“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在長達一夜的沖洗後,雨停了。太陽高高的挂在空中,陽光的溫暖猶使我懷念。這時,我突然欣喜的發現了自己的變化,我成熟了,也健拔了。甘甜的露珠點綴在我身上被陽光折射的越發透明,我已不再是稚嫩的綠芽,我的膚色已變爲翠綠,我長大了!最使我幸福的是媽媽對我的欣慰的眼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走過來一個小女孩,她拉著她媽媽的手說:“咦?你看!這棵小草長的多挺拔啊!”那位媽媽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孩子說:“是啊!你以後也要像這棵小草學習,它能在這麽磅礴的雨中還能如此頑強的生長,這是種多麽珍貴的品質,這種品質是值得我們敬佩的!”“嗯”小女孩點頭答應道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那對母女漸行漸遠的背影,我轉頭微笑著望著蔚藍的天空,空氣中凝結著一股芳草的清香,那是我成熟後的體香。陽光依然溫暖,一切如舊,但我卻變了原本的模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株平庸的小草,我在平庸中創造奇迹,在平庸中頑強拼搏,我不受人關注,但我是快樂的,在快樂中我萬古長青,在堅強中唱著一首屬于我的歌謠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不寂寞從不煩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看我的夥伴遍及天涯海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風呀春風你把我吹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呀陽光你把我照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地呀母親把買啥手機好緊緊擁抱……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以爲這世上最讓買啥手機好厭惡的是您,最唠叨的是您,最讓我難以接受的呼喊聲還是屬于您,可是如今再想聽聽這聲音,才發現它已經成了夢,永遠都無法實現的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孩呦,回家吃飯喽——”,一位阿姨從身邊經過,嘴裏叫嚷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聲音,很陌生,而這句話,卻一輩子都無法忘記。這是您經常對我說的話,對吧?爺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提時,每每放學,我都要去順路的同學家裏玩一會,這已經是我的習慣,而我的另一個習慣就是聽您在大街小巷裏狂喊著找我。盡管很討厭這種“張揚”,而我卻在你一次的呼喚中潛移默化的接受了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仍舊記得第一次去玩的時候,我並沒有和任何人打聲招呼就擅自做主隨著夥伴去了。因爲家裏生活條件並不是很好,沒有什麽所謂的電視更別說現在的電腦等等,所以就一路聽著同學的炫耀走進了他的家中,能夠看電視,在當時,對于我來說應該是最幸福的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面前的黑白電視,欣喜若狂的我激動地手舞足蹈,然而就在此時,耳邊傳來了漸近且十分熟悉的聲音,讓我本來饒有興致的心情頓時滋生出強烈的抵觸情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毛啊,毛啊?吃飯喽,在不?再不出來可就被你姐吃完啦。”這聲音對于當時想要大飽眼福的我,當然是十分刺耳的,便匆忙回了您一句:“我不吃了!”打發您趕快回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自己是在敷衍了事,肚子明明就很餓。但從未接觸過電視的我難以抵擋新鮮感的刺激,這種興奮無疑是戰勝了饑餓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事情似乎沒那麽順利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二啊,回去吧,你奶奶回頭說你怎麽辦嘞?以後來看不行嗎?”聲音渾厚得幾乎覆蓋了電視機發出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後,接二連三的傳來,逐漸清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年少的無知與懵懂,最終我被您恐怖的勒令聲逼回了家,可心中總是還存有不舍與抱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後的日子裏,這些台詞早已“爛”在我的心裏,這個聲音早已將我的耳朵“磨”出雙繭,它唯一變化的就是聲音逐漸滄桑,逐漸無力,直至有一天,它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父親拖著低沉的嗓音告訴我,您不在了。一刹那,我呆住了,我終于體會到了它的短暫與珍貴。因爲到城裏上學的關系,本來就淡化的聲音,本來就不是很熟悉的聲音,本來就想回家多聽聽的聲音,在那天變得如此奢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您總是在放學後呼喚我乳名,那口氣即使很凶很凶,我也習慣了;還記得進城前您告訴我,讓我努力學習,將來好好孝順爸媽,耐心照顧奶奶,您當時的聲音是多麽的殷切,多麽溫和!可您怎麽就沒想到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?因爲您只懂得愛別人,不知道愛惜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爺爺,盡管您走了,但您對我的愛,我會永遠銘記在心,您的聲音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。即使它不會再像當初那樣渾厚,那麽有力了,可它依舊會保存在我的心中,如視珍寶,讓我深埋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嬌豔的外表,發不出芳香的氣味。我沒有高高在上,唯有默默無聞。我被陽光哺育著,被暴雨洗禮著。我,是一株小草!綠是我的膚色,小苗是我的臂膀。我的身軀雖然脆弱,但我十分堅強!即使我可以任人踩踏,但他們踐踏的卻只是我的軀體,絕不會侵進我的靈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多數人眼中,我是平庸的,我沒有花朵那樣的傲嬌,沒有大樹那般的挺拔,我只會是給它們陪襯的綠葉,配角。但我並不羨慕它們,他們會被喜愛它們的人摘割,但我不會。每當我看著它們流著淚看著自己的母親——根時,不免同情,有時,我真慶幸自己的平庸,不用擔驚受怕一覺醒來會去個陌生地方,我只會在我母親的懷抱裏永垂不朽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,暴風雨好像就要來了,它們凶惡的樣子不禁使我感到害怕,我擔心的望著母親,但它卻投給我堅定的眼神,我鼓起勇氣,昂起頭,挺起胸。爲了我能夠茁壯成長,也爲了母親對我的期望,我必須接受這些磨難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烏雲遮住了天空,周圍暗得如同黑洞般,只有天邊那一抹灰得慘白中透過一絲明亮。雷鳴一閃,瞬間火星四起,恍如白天,可不到下一秒便又陷入無盡的黑暗。冷風狂劣的嘶吼著,雨點猛烈的拍打在我的身上,使我痛得流出淚來。一切的一切都快讓我讓我無法承受,但我知道,自己必須堅強,我不能屈服認輸。看著媽媽對我的期望的眼神,我咬緊牙關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越刮越大,雨越下越重,猶如千斤錘般的直瀉下來!寒風已侵蝕了我的意志,已讓我分不清什麽是天,什麽是地。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,我努力微笑著,即使笑中含淚。我托起臂膀,敞開雙臂,傲然的擡起頭大聲喊道:“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在長達一夜的沖洗後,雨停了。太陽高高的挂在空中,陽光的溫暖猶使我懷念。這時,我突然欣喜的發現了自己的變化,我成熟了,也健拔了。甘甜的露珠點綴在我身上被陽光折射的越發透明,我已不再是稚嫩的綠芽,我的膚色已變爲翠綠,我長大了!最使我幸福的是媽媽對我的欣慰的眼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走過來一個小女孩,她拉著她媽媽的手說:“咦?你看!這棵小草長的多挺拔啊!”那位媽媽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孩子說:“是啊!你以後也要像這棵小草學習,它能在這麽磅礴的雨中還能如此頑強的生長,這是種多麽珍貴的品質,這種品質是值得我們敬佩的!”“嗯”小女孩點頭答應道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那對母女漸行漸遠的背影,我轉頭微笑著望著蔚藍的天空,空氣中凝結著一股芳草的清香,那是我成熟後的體香。陽光依然溫暖,一切如舊,但我卻變了原本的模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株平庸的小草,我在平庸中創造奇迹,在平庸中頑強拼搏,我不受人關注,但我是快樂的,在快樂中我萬古長青,在堅強中唱著一首屬于我的歌謠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不寂寞從不煩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看我的夥伴遍及天涯海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風呀春風你把我吹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呀陽光你把我照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流呀山川你育哺了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地呀母親把買啥手機好緊緊擁抱……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2 2001